前赤壁赋

【作者】苏轼 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。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。舉酒屬客,誦明月之詩,歌窈窕之章。少焉,月出於東山之上,徘徊於鬥牛之間。白露橫江,水光接天。縱一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。浩浩乎如馮虛御風,而不知其所止;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。 於是飲酒樂甚,扣舷而歌之。歌曰:「桂棹兮蘭槳,擊空明兮溯流光。渺渺兮予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」客有吹洞簫者,倚歌而和之。其聲嗚嗚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,餘音裊裊,不絕如縷。舞幽壑之潛蛟,泣孤舟之嫠婦。 蘇子愀然,正襟危坐而問客曰:「何為其然也?」客曰:「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此非曹孟德之詩乎?西望夏口,東望武昌,山川相繆,郁乎蒼蒼,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?方其破荊州,下江陵,順流而東也,舳艫千里,旌旗蔽空,釃酒臨江,橫槊賦詩,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?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,侶魚蝦而友麋鹿,駕一葉之扁舟,舉匏樽以相屬。寄蜉蝣於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。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。知不可乎驟得,托遺響於悲風。」 蘇子曰:「客亦知夫水與月乎?逝者如斯,而未嘗往也;盈虛者如彼,而卒莫消長也。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,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變者而觀之,則物與我皆無盡也,而又何羨乎!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適。」 客喜而笑,洗盞更酌。肴核既盡,杯盤狼籍。相與枕藉乎舟中,不知東方之既白。

SQL supports pagination

We can query the items of a selected page. DECLARE @pageIndex INT=1 DECLARE @pageSize INT=10 SELECT * FROM myTable OFFSET … More

行為的根源(草)

[版權所有,請勿轉載] Geoffrey Chen 寫這篇文章有一定的風險,因為我對一些相關的問題還沒有徹底搞清楚。此文更像一篇草稿,是為了理清思路而作的一些思考。 從根本上說,人既有動物屬性,也有社會屬性。人類有兩三百萬年的歷史,而人類社會只有幾千年的歷史。儘管其他動物也有社會屬性,比如螞蟻之間會相互合作,但這不是這裡所說的社會屬性。這裡說的社會屬性是以有文字的文明史為基礎的,我把文明出現以前的社會屬性歸入到動物屬性中。這沒有什麼必須的原因,僅僅是為了方便以下的分析而作的人為界定。 動物屬性與人的身體需要、情緒需要密切相關。社會屬性與人的精神、感情需要密切相關。 從兩段不成比例的時間跨度來看,動物屬性應該對人的行為產生更大的影響。而從實際生活的觀察當中可以發現,社會屬性對人的行為的影響似乎更大。 由於動物屬性進化演變的過程漫長,所以不容易在短時間內發生根本性的改變。比如女性要哺育下一代,所以豐乳肥臀更容易延續生命。社會屬性演變的歷史短,所以容易在短時間內發生根本性的變化。比如以前以胖為美,後來以瘦為美。 社會屬性的作用既要有利於個體的生存和發展,更要有利於群體的生存和發展。社會屬性與動物屬性經常不一致,時常發生衝突。這時候社會屬性往往會壓制動物屬性。 比如一個人餓極了就想偷別人的東西吃,但是社會屬性會壓制他的動物屬性。於是偷竊行為會使他產生罪惡感。這種罪惡感來自於後天形成的社會屬性,小孩子剛出生的時候沒有這種罪惡感。罪惡感不是天生的,或者說我這裡說的罪惡感是指後天形成的。是否存在先天的罪惡感,這是另一個問題,這裡暫且不談。 我的基本觀點是,如果某種動物屬性長期被社會屬性壓制,那麼這種動物屬性就會變成潛意識。它仍然在人的行為中起作用,但是經常不被人意識到。 基於我已經閱讀和學習的知識來看,人的絕大部分情緒變化都是源於對安全感的擔憂這一動物屬性。憤怒的人內心可能存在恐懼這一動物屬性,但是其本人可能會給憤怒的行為一個所謂理性的解釋,好像憤怒是基於社會屬性,比如遇到與自己的價值判斷不符的行為。真正左右其憤怒行為的原因其實是潛意識中的動物屬性,即安全感受到了威脅。 以上只是簡潔地陳述我的一些思考,這裡不進一步展開分析。 消除恐懼的簡單辦法是抓住一根錨。宗教信仰可以起到錨的作用。發展個人愛好也是一種精神上的寄託,就像大海中一葉扁舟的錨。 文人墨客以書會友,談荷花的清雅,說竹梅的品格。這些精神的需要(社會屬性)無非就是滿足潛意識中的需求,共鳴形成依伴,從而消除恐懼。 遺憾的是,我們經常用虛假的社會屬性的外衣包裹真實的內在動因。 參考文獻 《Truth vs falsehood》 … More

爱莲说 

宋 · 周敦颐 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