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不是競賽

很久沒有評論時事了,因為越來越沒有興趣,越來越沒有表達的慾望。昨天看到網友轉發的一篇文章,說的是李宗盛唱《給自己的歌》現場失控淚奔,其中一句歌詞是」想得卻不可得,你奈人生何?」讀完這篇文章我突然覺得糊塗的人是幸福的,活得太明白了生活就會索然無味。我甚至認為幾乎所有的藝術,其優秀的作品往往都是某種掙扎的結果。對痛苦的投入或者對快樂的執迷不悟,都是生命力的體現。 為了讓思維對不同話題的適應能力不過早地衰退,適當的糊塗(或曰介入)還是必須的。 剛才讀到新華社微信訂閱號的文章《如果再不干預,這些孩子就真的輸在起跑線了!》這篇文章表面上是關心貧困地區的孩子,很遺憾它默認了一個荒謬的前提: 人生是一場競賽,孩子從一出生就開始起跑了。 我一直不喜歡「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」這種說法,如果人生是一場競賽,那麼不管是貧困地區的還是發達地區的孩子,他們的命運都注定是可悲的。 這個世界不完美,很多情況下不是因為你喜歡競賽,而是你不得不被時代的大潮裹挾進去。你不隨波逐流,就可能被驚濤拍岸結果粉身碎骨。可是對於天真無邪的孩子來說,我們沒有給他們一個美好的世界,而是把他們帶入了一個競技場,這實在是天大的罪過。 難得糊塗,這不一定是悠哉,也可能是一種疼痛。當然也是藝術快感的一種源泉。 (照片攝於Foreshore)

不應有恨

今天我想說說有關仇恨的話題。我認為人不應該仇恨,在我的字典里沒有恨這個詞。我們可以生氣,可以憤怒,可以發火,但是不應該仇恨。 我從小受的教育是允許仇恨的,比如讀雷鋒的日記,「對待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」。那個時候的政治教育也是要求人樹立起仇恨的觀念,所謂階級仇民族恨。我們那個時候認為,恨是光明正大的,恨是理直氣壯的,恨代表著正義的力量,真理在握的人就有恨的權利。 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才慢慢擺脫這種仇恨的世界觀。 仇恨是一種非常不健康的行為,不僅對別人是一種傷害,同時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傷害。仇恨也不僅僅是一種縈繞在大腦內部的思想活動。一個心裡有恨的人面目不可能好看,一個正在仇恨的人對外散髮著負能量。這一點已經得到科學實驗的證實,比如小貓小狗就能夠感受到主人的負面情緒。 誠然我們會受到誤解、受到委屈、受到虧待、受到傷害、受到羞辱、受到種種不公的對待。我們的心理、精神,思想以及行為各方面都會做出本能的對抗。作為普通人,我們沒有大德大能去包容傷害我們的人,去寬恕他們的罪過。但是我們是不是因此就有了恨的權利呢? 其實仇恨本身並不能釋放或緩和內心的痛苦,它只會使負面情緒得到不斷地強化,進入惡性循環。思想推理只能給了我們一個仇恨的藉口,這些推導過程往往經不起推敲,往往包含著偏激的成分。 放棄仇恨並不是軟弱,而是真正的強大。寬恕別人,並不是認可別人對自己的傷害,也不是認可別人的荒謬和無恥。 大部分人可能都做不到很高的境界,但是至少應該明白仇恨的機理。不應有恨。 與其說壞人很壞,不如說壞人更缺少愛,更需要愛。芸芸眾生,每一個靈魂都需要拯救。

Malua B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