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是甜的嗎?

很久以來一直想用通俗的方式把我對一些哲學問題的思考寫出來,但是這很難。一是因為我對自己想表達的東西還沒有形成既透徹又系統的認識,二是因為即使認識清楚了,也不容易表達清楚並讓別人理解。不過賊心不死,還想試一下。

糖是甜的嗎?這是一個看似愚蠢的問題,但是細思極恐。我的答案很簡單: 我們永遠不知道糖是不是甜的,我們只能知道糖使我們感覺到了甜。有人可能會反駁說,甜是糖的基本屬性,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,如果糖不是甜的,我們就不可能感覺到甜。

其實甜是不是糖的基本屬性並不是我這裡要探討的,我想說的是,假如糖是甜的,我們是如何知道的?或者說,糖具有甜的屬性是不是可知的。再放大一些就成了哲學問題,世界是可知的嗎?

這個「知道」的過程必然加入了人的因素,我們對「甜」的定義如果包含很多因素,那麼其中一個因素就是人的判斷,只有當人感覺到甜的時候,我們才認為糖是甜的。於是糖所具有的甜的屬性就與人有關,它不是獨立於人而存在的。我們知道糖的物理及化學構成,甜是不同於糖中的某種可以獨立於人而存在的物理或化學成分,甜本身就是人的判斷。所以甜不是糖的本質屬性,甜是人對糖的一種感受,是人的屬性。不信的話,看看這幾張照片,你的口中可能就會產生甜的感覺,甜是你自己產生出來的,不可能是照片傳遞給你的。

我一直認為人工智能最終會遇到哲學障礙。從第一代計算機開始人類就開始了被機器欺騙的歷程。我們看電影看得感情投入甚至放聲大笑或痛哭流涕,電影結束了燈光打開了,我們才發現原來我們看了兩個小時的東西不過是一個銀幕而已。但是激動是真實的,笑聲和眼淚也不是假的。電影只是把信息傳遞給了觀眾,是觀眾自己在頭腦中重新合成了故事,經歷了其中的情節。

我習慣把文字壓縮到一個屏幕以內,太長了可能沒有人看。我想你已經知道我想說的是什麼了。讀書和思考不僅可以使人內視自我,還可以從遠處思考更根本的問題。我們的七情六慾悲歡離合,或可有一個更加通透和徹悟的視角。《人類簡史》作者尤瓦爾指出人區別與其他動物的根本屬性之一是人有想象力,有編故事的能力。是的,我們想竭力得到的東西或許本來就在我們的頭腦中,只是需要把它激活,就象對甜的感覺,它本不來自於糖。我們追求的不是糖,而是甜。之所以追求糖,是因為糖能夠喚醒我們本來就有的甜的感覺。

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唯心主義的東西,改天另論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